首页>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>改革故事

从单一匮乏到丰富多彩


2018-12-26 来源: 同煤网站
【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

  我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出生在矿务局,一直在这里学习、生活,并于今年参加了工作,成为了一名矿工。
  “出大力、流大汗、苦脏险、挖煤炭”。这是以前人们对矿工的一种普遍印象。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科技进步,矿山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煤矿工人的工作、生活与居住条件得到极大改观,真正算得上日新月异。
  听父亲常说,过去,由于煤矿工作条件十分艰苦,矿工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从事高强度体力劳动,多数矿工因劳累而无暇顾及工作服是不是脏了该洗、破了该补。加上舍不得穿新工作服,以至于一套工作服一穿好几年,直至油腻汗臭、裹满煤泥。矿工们叫这工作服“窑衣”。现在不同了,各矿联合楼的洗衣房有大型全自动洗衣机,烘干设备一应俱全,矿工工作服脏了可随时洗涤、烘干;破损了,有井口服务站的工作人员及时缝补、熨烫。矿工穿上干净整洁的工装上班,不仅形象改变了,心情也更舒畅。下班后的穿着也不再像当时那样只有“土裁缝”裁剪的青、蓝二色。“窑黑子”的称呼已成为过去。
  我的父亲刚到矿山的那几年,由于物质匮乏、供应紧张。粮票、油票、肉票是定量供给。因此,职工端着饭碗去食堂排队,到窗口给炊事员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打几两饭。菜也没有选择余地,有啥吃啥。两个馒头、一碗稀饭、一碟咸菜一餐饭是常有的事。当时,吃饭的意义是在于填饱肚子。随着改革开放,如今的矿工进食堂首先得看看有些什么菜,瞧瞧花色才决定点哪几个菜。在井口的员工餐厅,更是想吃什么菜可以随便点,什么时候出井都有热呼呼的饭菜。吃饭的意义从过去的吃饱变成了现在的怎样吃得更好、吃得更有营养价值。
  对于住房,过去大家大多住的都是自建房,一家三代挤在十几平米的狭窄空间里。单身职工住宿条件也不怎么样,几个壮汉挤一间宿舍,一到夏天,室内既狭窄又闷热。
如今,矿上的棚户区、自建房消失了,在恒安新区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。早年在山头上安家的矿工家属乔迁到恒安新区,住进生活设施齐全的新房。一家老小朝夕相处、其乐融融,再也不用为无房栖身而发愁,单身员工则住进配有空调电视的三人一间的标准化宿舍。
  我还记得当年的 “黑风口”。从矿口到吴官屯绕一圈,保证比下完井还要黑。矿内的环境也好不到哪里去,概括起来就是“脏、乱、差、黑”,那时的道路晴天泥土飞扬,雨天道路泥泞。
  现在好了,矿外公路改造成柏油路,矿内也全铺上了水泥路,路面宽、平、直,车辆也很多。
  说到车,前几年矿工想也不敢想的私家车,现在已经到处都是了。开车上下班已不再是曾经的梦想。矿山日新月异的变化,给矿工带来了真正的实惠。现在,员工业余文化生活得到极大丰富。数字电视全覆盖,自办电视节目、转播的电视节目,可随心所欲选择;员工娱乐活动中心、图书室、休闲广场、崭新的篮球场、室外健身场等文体活动场所,能满足不同爱好者的需要。
  晨曦微露,喜欢晨练的人可到广场上跑跑步、练练拳;华灯初上,忙碌一天的人们又可聚到广场,或伴着动听的旋律跳跳舞,或尽情享受矿山美好的夜晚。
  矿山变了,变得更加美好,也更加丰富多彩!(高杨)